摆地摊被城管追的那些年,改变了我追求完美的人生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当我以全系第一名身份站在台上受奖,却思考著我这四年到底在学校学到了什麽?学校的教育体制给了我什麽?

站在台上的我,内心一直在思考一件事:「如果我大学四年,都一直只是个乖学生,现在的我对未来一定非常焦虑。」

如果我没走出校园,没有不听爸妈的话,没有勇敢做自己喜欢做的事,现在的我,不会看到这世界的宽阔、市场与社会的激烈竞争,更不会有现在对未来的憧憬与想像。

自高中毕业,升上大学的我眼中只有唯一目标,那就是把成绩顾好、把履历刷的很漂亮,申请上好的研究所,这样我的未来就会无比的美好、顺遂了。大学四年、共八学期,我每一学期都是系上的第一名,但我越读越惊慌,越不知道未来的方向。我就姑且称我自己为:完美型学生吧!

学业成绩不错,也安排自己双主修,准备培养第二专长。积极参加社团活动、培训课程,培养团队能力与专业技能。甚至参与志工、参加比赛,应徵海外实习,一切的一切都是希望在履历上更具备竞争力。固然获得了丰富的履历,但我追求的是大家对学生所定义的「优秀」,而非自己所要的,我感到非常茫然,甚至不知所措。

履历虽然看似丰富,却是东沾一些、西碰一点,看起来多元却没有一个主轴方向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麽!我的所做和所参加的只是「父母说这个不错」、「看起来好棒棒」、「对履历有加分」,至于未来之后想做什麽?我压根不清楚也不知道。

摆地摊被城管追的那些年,改变了我追求完美的人生

直到我决定不再当社会眼中的「模范乖学生」后,才改变了我的人生。

我,现在是一家公司的老闆;是工作坊的讲师;是私立大学的业师,最重要的是,我是一个有了灵魂的大学毕业生。再也不为社会、家人、自以为是的期待而唸书。

从小学二年级,我就清楚知道我对商业非常感兴趣,在班上的园游会靠卖时下最流行的「全家弯弯磁铁」,独自卖了3,000元的收入,是全班三分之二的收入来源。成功高中毕业后,因为爸妈都是教授的缘故,他们希望我也可以踏入教职,成为一名老师,于是我进入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就读。

还深刻地记得,在我决定当个「坏小孩」,捲起袖子做自己想做的事,在成功市场、吴兴街口菜市场摆地摊、跑给警察追的那些日子裡,爸妈对我是多么的不谅解,好好的不读书,却跑去菜市场卖坚果?现在想想,真的是非常疯狂,但也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对的选择。

在我大二要选择实习的那年,我分别投了微软、华硕以及AppWorks#12 CodingApe三间公司,对我来说,CodingApe是最能让我成长、学到我喜爱的领域技能,在当我选择这间公司名为「坏主意有限公司」的新创企业时,因为父母的不谅解,也让我们为了此事吵了好多天架。

很庆幸我遇到一位好的老闆,带领我进入新创环境,开启我被封印许多年的热血,也让我可以挥洒我的想法,精进了我对于广告以及行销领域的功夫,谢谢AppWorks改变了我的人生。当你发现值得让你抛弃一切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,但阻挠你的原因却只是:「父母」、「社会」或是「教育体制」,那你绝对没有放弃的理由。

就这样,我一路跌跌撞撞,从菜市场摆摊一路摆到中友百货、台北世贸、在大稻埕开设了第一间实体店面、签下全台十间大远百货的经销权,成为网路上最具前景的坚果品牌团圆坚果。但我知道,我离成功还有一大段距离,不变的惟有不停地学习、精进自己。我很开心,在我大学时,我能勇敢地踏出那世人笑我太疯癫的一步。

「船隻停留在港口是最安全的,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。」对我而言,大学就好似那安全的港口,社会的眼光就如同那沉重的船锚,让许多有想法、优秀的学子被束缚在那破旧的教育体制,没有航向未来的勇气。

就要大学毕业了,期许自己能秉持著初衷继续前进,一路走来实在受过太多贵人的帮助,希望未来也能成为他人的贵人,成为谦逊而不自傲的人,不断地充实自己,永远没有停止学习的一天。谢谢最爱我的父母现在愿意接受我、支持我所做的一切;给予我鼓励的老师们,以及创业一路走来的好伙伴 。

台湾的未来是靠一群有梦的人,不论你是否毕业,成为一位有梦想的人吧!

本文由地摊货批发网整理发布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

人已赞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